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相关案例 > 相关案例

走进人工受孕家庭:为何我们要一个自己的孩子

  当不孕不育成了全球普遍存在的问题,生孩子对一些人来说难若登天。人工授精、试管婴儿这些辅助生殖手段,便成了他们完成生育的技术救赎。这种技术救赎的确带来了希望,但也不难想象它所引发的阵痛。

  荷兰人茱迪丝·耶特林德将她4次失败的人工授精的经历写成了一本畅销书,此书被翻译成17种语言在全球范围发行。书中讲述她噩梦般的磨难:从流产、宫外孕到一次次用细针穿透阴道壁提取成熟卵子的人工授精。

  求子不得的心理压力,让她开始对生育恐慌并且回避一切有关生育的话题。“我想要个孩子”是这本书的名字,也是她最急迫的呼唤。对孩子的渴望始终炙烤着她的内心,简直就像是一种无可救药的疑难杂症。虽然,可以收养孩子,可以丁克到老,但要一个自己的孩子的愿望是如此强烈,那种炼狱般的痛苦简直刻骨铭心!

  “越无法拥有,就越想要拥有”

  

  “以前我凡事求 完美

  ,生孩子也不例外,越无法拥有就越想要拥有。但怀孕是一件很微妙的事,各方面的状态都要达到平衡才行。我能怀孕,很大程度跟心态的改变有关。”46岁的卓鸣,在6年前经历了两次失败的试管婴儿手术后,自己意外怀孕。她描述成功怀孕的经验在于“心态完全释然了”。

  原本忙碌于事业、对孩子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,但自从39岁知道自己不能生育的那一刻起,特别想要孩子的心情就搅得她生活大乱。的一次医疗失误,让她失去了一侧的输卵管。手足无措之际,在法籍丈夫安排下,她先后在法国做了3个手术,解决输卵管粘连和医疗失误造成的妇科问题。半年之后,仍然没有怀孕。心急火燎的她不得不把试管婴儿技术当作最后的稻草,尽管法国医生告诉她成功率仅15~20%。

  繁复的检查和或长或短的等待,至今让她心有余悸:“先是大大小小的手术,梳理我的身体机能。疗程正式开始后,数不清的吃药和打针。”针药里含有激素,后遗症是,身材苗条的卓鸣现在穿的衣服比过去足足大了3个号。

  “取卵的前两个星期左右,我几乎每天都要抽一管血,查身体的各项指标。”卓鸣厌倦了没完没了的检查,她不知道所做的这一切,得到的结果会是什么。“取卵子的手术后,麻药效力很快过去,我疼得趴在那里一个多小时。”接着又是日复一日地吃药、等待,“用药时间要求非常精确,不容一丝大意。”

  试管婴儿就是让卵细胞和精子在体外受精,进行早期胚胎发育,然后再植入子宫。等到整个疗程的第42天,观察身体是否接受它。最痛苦的就是这段等待。


上一篇:冬天洗澡不可大意!代孕妈洗澡7大需知
下一篇:最后一页